證券代碼
領先的生態環境服務商
新聞中心新聞中心>行業信息

日處理超3000噸的大項目頻現 五因素催旺垃圾焚燒這把火

      關注垃圾焚燒市場的人一定不難發現,近期,3000噸以上的項目頻繁出現。根據中國固廢網不完全統計,近兩月,有5個3000噸以上的垃圾焚燒項目釋放,其中最大的處理規模將達6750噸,是否,垃圾焚燒“大建設”的時代已然來臨?
      5個3000噸以上垃圾焚燒項目近期釋放
      最大日處理規模達6750噸
      往前說,10月中旬,日處理規模3750噸的徐州項目,引發啟迪桑德、首創環境、上海環境等11家固廢龍頭企業爭搶,項目最終花落協鑫智慧能源,回望大戰的硝煙至今似乎尚未散盡。
徐州項目選址於徐州市銅山區大彭鎮,占地麵積約220畝,分兩期建設,估算總投資約為18.81億元。其中,一期設計規模2250噸/天,估算投資額約為12.68億元;二期設計規模1500噸/天,估算投資額約為6.13億元。項目采用機械爐排焚燒爐工藝。
      10月底,最高限價75元/噸、日處理規模3400的廣東惠陽垃圾焚燒二期PPP項目放出預審公告,一個月後,預審結果出爐,盛運環保、偉明環保、康恒環境、綠色動力環保等4家名企開始摩拳擦掌。惠陽項目焚燒線配置為4×850t/d機械爐排爐,項目也是分兩階段建設,第一階段工程內容包含土建及配套工程需一次性建成,焚燒設施設備一階段建設1700噸/日,環評批複後18個月內(2019年內)投產;2025年建設二階段焚燒設施設備1700噸/日,需2027年初投產。
      11月27日,中國固廢網獲悉,蘇州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提標改造項目在蘇州市吳中區人民政府網進行環境影響評價第一次公示,公示顯示,項目將新建 “6×750t/d+1×850t/d”焚燒線及配套設施,並對現有焚燒三期的3×500t/d焚燒線進行煙氣處理工藝技術改造,總投資約33.2億元,建成後規模將達6850t/d。
      11月底,在3000噸項目陸續開標的時候,由光大國際投運的浙江杭州餘杭九峰垃圾發電項目經曆了18個月的建設,順利通過“72+24小時”試運行,正式投入商業運行。杭州項目涉及總投資額約人民幣18億元,設計總規模為日處理生活垃圾3,000噸,主要負責處理杭州中心城區的垃圾,預計每年提供綠色電力約3.9億千瓦時。項目采用BOT(建造-運營-移交)模式建造,特許經營期30年,光大國際占股70%。
      近日,環衛科技網消息,柳州市發改委公布《柳州市2017年第二批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清單》,總投資11億元,日處理生活垃圾3000噸的柳州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工程項目位列其中,項目位於柳江區裏雍鎮立衝村立衝溝市靜脈產業園區內,用地麵積107.65畝,計劃於2018年3月開工建設,總建設期24個月。
      據悉,項目將建設4×750噸/日焚燒線,一期工程安裝3條線,日處理規模2250噸,預留二期1條750噸/日焚燒線安裝用地。目前,項目已立項,可行性研究報告已通過評審,PPP項目實施方案、PPP項目物有所值評價報告和財政承受能力評估報告已評審。
      除了具體的項目釋放外,根據BHI統計,2017年1-11月,全國城鎮生活垃圾處理設施擬在建項目共611個,總投資約2031億元,而其中垃圾焚燒項目投資規模最大,273個項目總投資約1383億元,占比高達68.1%。
      另外,近日,湖南政府也表示將大力推進垃圾焚燒項目建設。11月中旬,湖南省財政廳披露消息稱,到2020年,將按照每個市州至少1座和“全麵覆蓋、逐步推進”的總體思路,規劃投資150億元,推進全省28座生活垃圾焚燒發電設施建設,以此也可窺見政府層麵推進垃圾焚燒項目的決心。
      五大因素催旺垃圾焚燒這把火
      事實上,各地規劃、建設大型生活垃圾焚燒設施的原因是多方麵的。
      首先,處置能力需求大。
      根據住建部發布的《城市建設統計年鑒》統計,我國在2015年,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已達到1.9億噸,與2014年相比增長了7%以上。我國大部分較發達城市、地區已深陷“垃圾圍城”不能自拔。在我國目前城鎮化水平發展較快、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物質需求逐漸上升、人口增長穩定的背景下,生活垃圾的產生量將持續穩步上升。

      根據我國《“十三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我國城鎮生活垃圾處理能力將由2015年的75.83萬噸/日提高至2020年的110.49萬噸/日。相當於每年需建設完成生活垃圾處理設施規模約5.5萬噸/日。
      那麽,一個城市的生活垃圾焚燒需求大概有多大呢?先來做道數學題。2016年我國70個大中城市的平均人口約為850萬,人均每日產生生活垃圾約1kg,則一個大中型城市每日產生約8500噸生活垃圾,按照清運處置率90%計,需要處置的生活垃圾在7650噸/日,按照“十三五”規劃,焚燒處置比例按54%計算,則一個大中型城市的建城區生活垃圾焚燒需求為4100噸/日左右。我國大中城市的平均建城區麵積約300平方公裏,根據運距考慮至少需兩個處置設施以覆蓋全部城區。最終AG8亚游集团得到平均每個焚燒設施的有效負荷應在2000噸/日左右。由於人口增長、城鎮化水平提高等諸多因素影響,生活垃圾產生總量將保持基本穩定增長,當下我國新建垃圾焚燒設施的運營期都在25年以上,為滿足不斷增長的生活垃圾焚燒需求,預留土地日後擴建也是預料之內的事情。

      第二,現有處置設施規劃不完善。
      我國生活垃圾處置主要以填埋和焚燒為主。但由於種種原因,生活垃圾填埋場和焚燒廠的規劃、建設周期均較長。規劃初期的設計處理能力預計不足,導致眾多生活垃圾處置設施陷入了剛剛投產就麵臨擴建的尷尬局麵。在擴建完成前,處置設施被迫超負荷運轉也極大的縮短了處置設施的運行壽命。使得新建處置設施更加迫在眉睫。
      第三,政策導向。
      根據我國《“十三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焚燒處置能力將在“十三五”期間內增長1.5倍有餘,焚燒能力占比將從2015年的31%上升至2020年的54%,大部分地區達標壓力較大。
      第四,處置設施選址困難。
      城鎮生活垃圾處置設施的規劃應符合城鎮整體發展規劃。目前我國城鎮發展迅猛,各地的城鎮建設都已向老城區外圍擴展。
      填埋場占地麵積大,在當下“寸土寸金”的市場經濟下,各地政府也已無法承擔一塊塊金子一樣的寶貴土地批做生活垃圾填埋場使用。另外填埋場存在多種安全隱患,如滲濾液、填埋氣、以及可能出現的土地下陷等,填埋場路線早已不是生活垃圾處置的最優路線選擇。而焚燒廠則麵臨嚴重的“鄰避效應”,各地規劃的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多有遭到民眾抗議,更有甚者引發衝突,導致項目擱置數年。此外,生活垃圾處置設施一般選擇在遠離市區、居民區等的邊緣地區建設以求將對民眾的影響降至最低。但城鎮的擴張,將進一步壓縮生活垃圾處置設施可選擇的餘地,導致處置設施過於偏遠,生活垃圾清運距離加大,成本增加。
      選址難度之大可見一斑。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更趨向於一次選址、規劃,滿足長期需求以避免多次選址、規劃導致建設計劃延誤甚至流產。如此一來,單次規劃的處置規模便會偏大,通過招標選取社會資本時自然會淘汰一批規模較小的企業。
      最後,焚燒處置技術需求。
      生活垃圾焚燒的煙氣排放要求極其嚴格,目前我國使用的標準已直逼歐盟2010排放標準,達到世界較先進水平。尤其我國實施“裝樹聯”以來,要求各生活垃圾焚燒設施安裝排放物實時監測設備,並與環保部聯網,同時將實時監測數據向民眾公布。為了達到這樣的標準所需要的設備和技術投資也進一步提高,例如,上海康恒環境的寧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燒廠所使用的“七步煙氣處理法”的煙氣處理投資占到了項目總投資的30%以上。過高的投資成本導致小型處置設施難以回收建設成本,社會資本也傾向於建設大規模處置設施以期適當降低平均成本,獲得更好的利潤。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包括前文中提到的各大垃圾焚燒項目均以分期建設的形式進行,項目“最大”日處理規模實際是多期項目全部投產後可達到的峰值水平,並非一次性完成。一次招標多期建設,既滿足了地方政府“一次規劃長期有效”的需求,又部分緩解了項目公司的融資、建設壓力,同時也易於根據一期運營績效進行有針對性的改造升級。

 


粵公網安備 44060502000323號